很多人专程到北京,就只为排几个小时长队看她一眼!

摘要: 《千里江山图》,绝对不能错过!

10-12 11:42 首页 中国艺术报

900多年以前

一位十七八岁的天才画家王希孟

经皇帝老师宋徽宗的传授指点,

穷尽毕生精力创作了一幅经典作品

这幅作品

深得乾隆皇帝的喜爱

800多年以后

这幅作品

也深为毛泽东主席欣赏

这幅作品

今天被列入中小学美术教材

这幅作品

以精微细腻的笔法

描绘了中国山水的雄奇和美丽

同时也表达了中国人的山水哲学和自然观念

这幅作品

就是青绿山水画的巅峰之作

《千里江山图》

今天

它正和历代青绿山水图一起

在故宫对外展出

很多人专门到北京

就为看《千里江山图》一眼

排队几小时

竟然只能看她几分钟

却也心甘情愿

《千里江山图》

为何如此令人魂牵梦绕

先来一睹为快



请横屏欣赏



认识《千里江山图》

《千里江山图》局部


王希孟(约1096—?),北宋宫廷画家。十八岁时在徽宗画院为生徒,后召入禁中文书库,得徽宗亲授,其后不到半年就以《千里江山图》进献。画史文献没有王希孟的任何记载,《千里江山图》是他唯一的传世作品,清宋荦推测他画完这件作品后“未几死,年二十余”(《论画绝句》)。

该图长达11.9米,以一幅完整的绢幅表现千里江山壮阔之景,山峰层峦叠嶂,奔腾起伏,江水烟波浩渺,平远无尽。山水间有屋舍村落、桥梁渡口、寺观塔刹、楼阁亭榭等,并描绘有众多人物活动,有行旅、幽居、捕鱼、观瀑、游玩等。该图继承和发展了唐代青绿山水画的技法,用笔精细,注重在青、绿颜色中寻求变化,古意与创造兼备,实景与想象并融,是存世青绿山水画中最具代表性和里程碑意义的作品。

北宋政和三年(1113)徽宗将该图赐权臣蔡京,后隔水有蔡京题跋曰:“政和三年闰四月一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尾纸有昭文馆大学士溥光于元大德七年(1303)题跋:“予自志学之岁,获观此卷,迄今已仅百过。其功夫巧密处,心目尚有不能周遍者,所谓一回拈出一回新也。又其设色鲜明,布置宏远,使王晋卿、赵千里见之亦当短气。在古今丹青小景中,自可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具眼知音之士,必以予言为不妄云。大徳七年冬十二月才(《石渠宝笈》作“哉”)生魄昭文馆大学士雪庵溥光谨题。”钤“雪庵”(朱文)“溥光”(白文)印。

该图徽宗赐蔡京后,又入南宋内府,钤理宗“缉熙殿宝”(朱文)印,现模糊。清梁清标曾收藏该图,钤“蕉林书屋”(朱文)“蕉林鉴定”(白文)“苍岩子”(朱文)“梁清标印”(白文)“观其大略”(白文)“玉立氏”(朱文)等印。后入清内府,卷首有乾隆帝御题诗:“江山千里望无垠,元气淋漓运以神。北宋院诚鲜二本,三唐法总弗多皴。可惊当世王和赵,已讶一堂君若臣。曷不自思作人者,尔时调鼎作何人。丙午新正月御题”。下钤“古稀天子之宝”(朱文)“犹日孜孜”(白文)印,另钤有清内府“石渠宝笈”(朱文)“石渠继鉴”(朱文)“乾隆御览之宝”(朱文)“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朱文)“太上皇帝之宝”(朱文)“八徵髦念之宝”(朱文)“三希堂精鉴玺”(朱文)“宜子孙”(白文)“御书房鉴藏宝”(朱文)“嘉庆御览之宝”(朱文)“宣统御览之宝”(朱文)“宣统鉴赏”(朱文)“无逸斋精鉴玺”(朱文)等鉴藏印。《石渠宝笈》(初编)著其贮御书房。


《千里江山图》局部

《千里江山图》局部


《千里江山图》好在何处?


宋代青绿山水的进步,不仅体现在技法的丰富和完善上,也体现在主题、画意之拓展上。江山图最早可追溯至唐吴道子绘嘉陵江三百里山水,至宋代形成了特定的主题和画意,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传赵伯驹《江山秋色图》皆属于江山图的范畴,以青绿长卷的形式表现了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江山壮阔之景。尤其是王希孟《千里江山图》长达11.9米,又是宋徽宗亲自指授的作品,是存世青绿山水中最具代表性和里程碑意义的作品。清乾隆帝收藏《千里江山图》后,极为珍爱,不仅在画上御笔题诗,还命宫廷画家王炳、方琮分别临仿。

《千里江山图》为大青绿设色绢本,染天染水,气势辽阔超凡作品以长卷形式,描绘了连绵的群山冈峦和浩淼的江河湖水,于山岭、坡岸、水际中布置、点缀亭台楼阁、茅居村舍,水磨长桥及捕鱼、驶船、行旅、飞鸟等,描绘精细,意态生动。景物繁多,气象万千,构图于疏密之中讲求变化,气势连贯,以披麻与斧劈皴相合,表现山石的肌理脉络和明暗变化;设色匀净清丽,于青绿中间以赭色,富有变化和装饰性。

全卷画面上层峰峦叠嶂、逶迤连绵,图中繁复的林木村野、舟船桥梁、楼台殿阁、各种人物布局井然有序。画中山石先以墨色勾皴,后施青绿重彩,用石青石绿烘染山峦顶部,显示青山叠翠。江河勾出水纹,与没骨色彩形成反差对比。

全图既壮阔雄浑而又细腻精到,气势恢宏,此卷以概括精练的手法、绚丽的色彩和工细的笔致表现出祖国山河的雄伟壮观,一向被视为宋代青绿山水中的巨制杰构。

王希孟在构图上充分利用传统的长卷形式所具有的多点透视之特点,在十余米的巨幅长卷中将景物大致分为六部分,各部分之间或以长桥相连,或以流水沟通,使各段山水既相对独立,又相互关联,巧妙地连成一体,达到了步移景异的艺术效果。高远、深远、平远多种构图方式的穿插使用更使画面跌宕起伏,富有强烈的韵律感,引人入胜。

《千里江山图》卷在设色和用笔上继承了传统的“青绿法”,即以石青、石绿等矿物质为主要颜料,敷色夸张,具有一定的装饰性,被称为“青绿山水”。此种表现方法是我国山水画技法中发展较早的一种,在隋唐时期如展子虔、李思训、李昭道等许多画家均擅长青绿山水画。纵观宋代画坛,虽然也有一些画家用此法创作,但从目前存世作品看,尚无一件可以超越《千里江山图》卷。王希孟在继承前法的基础上,表现出更趋细腻的画风,体现了北宋院画工整严谨的时代风格。


乾隆题《千里江山图》

元代李溥光于《千里江山图》卷尾跋文


名家点评《千里江山图》


傅熹年:王希孟绘《千里江山图》是北宋末画院山水画中的精品。原画绢本,重青绿设色,画崇山峻岭、江夭浩渺之景,其中点缀以屋宇寺观、桥梁舟船、气势雄壮开阔,笔墨工致,傅色艳丽,反映了宋代青绿工笔山水画的最高水平。《千里江山图》是宋画中表现住宅和村落全景最多的一幅。但是因为此画是画给皇上看的,且当时的王希孟只有18岁,并没有太多的人生阅历,因而此画应定性为“创作”而非“写生”,但即便如此,仍可以藉此看到宋代建筑的风貌、布局。

杨新:《千里江山图》用笔精细,一点一画毫不含糊。人物虽然细小如豆,却动态鲜明,栩栩如生。其画飞鸟,虽也只轻轻的一点,却能表达出种种不同的翱翔姿态。千顷万顷的江湖,水纹前前后后都一一用线勾出,表现出微波荡漾的生动姿态,无一笔不妥帖,整体感极强。

陈丹青:你看《千里江山图》的开阔,开阔得非常具体。如果把这幅画切割成无数个局部,每个局部都可以是一幅画,都是细节。隋唐五代,包括北宋的大家,找不出一幅画能够收纳这么多自成格局的景别。而每一个景别,有这么多详确动人的细节。通常老年成熟的大师,喜欢做减法,也就是所谓的取舍和概括。可十八岁的王希孟忙着做加法。人在十八岁年纪,才有这样的雄心和细心,一点不乱。不枝蔓,不繁杂,通篇贵气,清秀逼人,他降生在中国山水画的黄金时代,他在黄金时代只有十八岁。他在十八岁时,又有一个宋徽宗亲自给他调教。如此这般,我想他也闹不清怎么画出这幅伟大的画卷。十八岁干的事,多半其实是不自知的,他好也好在不自知。照西洋人的说法,那是上帝让他干了这件事情


《千里江山图》局部

《千里江山图》局部



难得一见的《千里江山图》


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中,《千里江山图》很低调。有多低调?公开展示的次数一个手数得完。上个世纪《千里江山图》公开展出过两次,一次是50年代,一次是80年代。八十年代末,正值60卷《中国美术全集》筹备出版,《千里江山图》也在其收入作品之列,那次开卷是为了拍摄。

几十年来,《千里江山图》一直深藏宫中。即便是故宫内部研究人员也很少能一睹画卷真容因为画卷上的石青石绿是矿物原料,颜色很厚,年代久远太过脆弱,一旦展开,画卷颜色容易剥落。所以,《千里江山图》的每一次展开,都需审慎决定、执行。

  故宫博物院专家金运昌说,《千里江山图》用矿物颜料,因为它附着力差,画画时不易渗入纸中,所以作画时要用胶调颜色,运笔很涩,要想画得匀净要有功力,这就增加了绘画的难度。其装饰性强,颜料厚度大。上千年过去了,调色的胶失去了黏性,颜料的颗粒粘不住了,打开一次卷上一次,颗粒就要脱落。当然,这种脱落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哗哗”地掉,而是微量的损伤。这幅画保存很好,主要是曾经保存在宫中,少展少看是重要的保护手段。当然,这不等于不展不看,是否展出是经过专门讨论过的。


  另外,这幅画是绢本。如果是纸本,因为纤维粗、结实,保存问题不大。绢本是蚕丝,成分主要是蛋白质,这上千年的保存就很困难。开一次卷就会有丝折断,可以说每次开卷都是有成本的。至于是否能重新装裱,目前还没有成熟的经验可借鉴。


所以,说《千里江山图》看一次少一次,绝不是夸张。也许,错过这一次,你就可能永远与它错过了。记住,今年12月14日之前,《千里江山图》一直在故宫等你。



《千里江山图》局部

《千里江山图》局部

《千里江山图》局部

《千里江山图》局部

《千里江山图》局部


综合中国艺术报及故宫博物院光明日报新华网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国艺术报



首页 - 中国艺术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