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丁香五月天色情下载-同城交友网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一觉童年梦  »  原创故事.29【时光留住了“二虎”】
作者:郑黎明

摘要: 万物的生命,都呈现出一种不断生长的姿态,以通灵美好的人性存在于每个人的身边。当有一天我们终于回过头虔诚面对一切时,我们早已失去了最美好的光阴,即便这些往事偶尔在记忆里若隐若现,也不得不提示着自己释怀,然而,谁又曾能真正的放得下呢?


图文编辑|郑黎明

原创故事|总第29期

如果你愿意倾听这些绵长的回忆



|序|

这是一段关于成长的独白,旁人无从了解我过去的生活与那些闪光的经历。每个故事中的人物都是画面中重要的一角,他们参与了我的生活,刻画了生动的人物形象,短暂而片断性的驻足停留过。这些都构成了自己童年的件件小事,寄望这些记忆的文字给自己童年一个虔诚的交待,同样也唤醒你的童年。



正文 |


 

冬日萧瑟的村庄下,夕阳余辉的金色边缘勾勒出田埂上一轮落寂的轮廓线,冽冽寒风中,一掠白色的身影浮现在溪岸边,走走停停,时而回头凝望,时而低头嗅闻,消瘦的身躯像似年迈已久的样子。在缓缓流过的溪流映衬下,它淌过河边的鹅卵石堆,探下身躯舔了几口溪水,抬起头,望向田间迈了过去。

 

沿着田埂它来到了田间,父亲正在翻垦着田地泥土,它像是许久未见亲人一样,围着父亲双脚来回的缠绕,用劲余生最后的力量摇晃着尾巴,期待着父亲给予它热情的回应。在父亲的一阵安抚后,就在不远处找了块稻草堆,缓缓地转了一圈后卧下身去,安静地趴着看着,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就这样,“二虎”走完了它生命中最后一段路程。

 

如今回想起这些点点滴滴的往事经历,依旧难以克制,伤感的情绪总会不经意地慢慢延散开来,如梗在咽,曾经那些如影相伴的日子如一道闪电瞬间而至,伴着物事人非的斗转星移一次次在脑海中流动。


在“小虎”离开后的一年多,我离开了村校前往乡镇的中心学校就读,由于寄宿在校,家里顿时冷清了很多。父母白天在外,晚上回到家又是冷冷清清,总觉得心里空空的。于是,父亲提议再次饲养一条狗成了提上日程的议题,那时除了母亲,我们都很赞同,少数服从多数,对于我们的执意,母亲也不好再坚持什么。

 

高山深处正好有一山民家的狗产了小狗崽,父亲托矿工圈定了一条灰白色的。不日之后,顺着雾霭连天的山色,我和家姐便翻山越岭的前往矿山去抱小狗崽了。

 

小狗崽长得墩厚结实,黑黑的鼻头,油光发亮的毛发,脖子上还挂着一个铃铛。因为怕冷,在电磁炉旁取暖,不小心把自己的尾巴点着了,成了一条短尾巴的狗,从此这也成为了它标志性的特征。因为长的和幼年的“小虎”很像似,便取名为“二虎”。

 

抱回家的“二虎”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原先“小虎”的狗窝,但“二虎”和“小虎”绝对是两个对立的典型,它不像“小虎”有着英姿飒爽般的体型,也没有它顽固贪吃的脾性。“二虎”性情温和忠良,善解人意,它能察颜阅色,读懂人们微妙的情绪变化。有时心里不快,或者烦心事缠身,也能速迅察觉到脸色,懂得见机行事,巧妙的避开。

 

“二虎”的来临,生活中滋长了多姿的色彩,慢慢地,它学会了简单的交流手势,双脚立地停顿五秒;偶尔也会来个大跨度的作揖;顺着自己的尾巴咬着转圈圈,直到把自己转晕而倒地打滚。 

 

 令人惊讶不已的是,它居然会吃核桃、板栗、花生等坚果。有时从地上捡到这些坚果,会趴在地上认真的吃起来,伴着“咔嚓、咔嚓”的声音,能把坚果的果仁吃了后,吐出壳来,这让所有见识过的人无不称奇。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在中国古颜语中的意思是,管了不该管的事,形容越界行事,把不该管的不该自己做的都做了,然而,“二虎”正印了这句古颜语。

 

它真的能抓老鼠,这绝不是吹的。它抓老鼠特别兴奋,只要家里房间发现有老鼠踪迹,我们就想办法把门窗的门缝堵住,一点缝隙也不漏出。接着,我们唤来“二虎”,只要朝柜子下用棍子捣腾一下,它就知道柜子下有老鼠了,然后用它敏锐的嗅觉,驱赶着老鼠,直到把老鼠抓到为止。它咬着“战利品”在地上来回的甩动,直到老鼠没有动弹,命归西天,也就松口了,就像在玩它的玩具一样。

 

二虎的乖禀是与生俱来的,并没有经过任何的特殊训练。那时候,到了冬天,火炉上总会烤一些包子、年糕等食物,只要我们对着它警示一番不能碰,它就不会去碰一下,那怕“滋滋”的烤出香油四溢,充其量,它也就舔舔口水,直到我们手掰出一小块给它过过瘾,那就会使劲对着我们摇尾巴。

 

白天父母出门干活,会在它的饭盘里撒上米饭食物,并把它关在家里。几乎不用担心放在炉子上的菜,它知道那是绝不能碰的,也从未看见家里有过它的狗便,只会等父母回到家打开门后,它才会在迎接完父母亲后,远远的跑开去“解决”一下。

 

 

有一年盛夏,酷暑难当,炎热至极。到了下午后,暑假作业完成后,我们几个小伙伴们相约小溪里游泳,这是那时的暑期中非常重要的节目。对于二虎来说,只要是出去玩,那必定是紧紧尾随在身后的。

 

穿过一片菜园地的篱笆,跃入小溪中的水潭里,尽情的玩耍,潜水、憋气、摸鱼,忘乎所以。这时的二虎只能待在溪滩边的大石块上,趴在那里看着衣物。

 

不知不觉中,天色急转直下,山的那边乌云压天,与山连成一线。看天色,暴雨即将来袭,果不其然刹那间天雷滚滚,匆匆忙忙中我们只能迅速上岸,急急忙忙拿起衣物,光着脚丫往回赶,此刻,也顾及不上“二虎”了。

 

暴雨瞬间而至,地上汇流成河。

 

一路小跑回到家后,母亲已劈头盖脸的站在了门口,此时我才忽然发现,手中抱着的衣物中少了一只拖鞋,那可是新买的一双拖鞋,忘记在了溪滩边的大石块上,雨势这么大,指不定也被冲走了,母亲严厉的训斥只能让我低头不语。

 

可就在这时,只见不远处“二虎”嘴里叼着另一只拖鞋,浑身湿漉漉的飞驰而来。在家门口的矮櫈前放下了另一只拖鞋,甩了甩全身的雨水,还一脸乐呵呵的样子。

 

那天雨中的场景让我至今难忘,我不确信它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既便是人类也无法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作出反应。

 

陪伴总是很短暂,快乐总是太奢侈。

 

待到每次周日离家返校时,只要看到我背好书包推着自行车准备出门,它就知道我又要走了,它会在门口等待着就序,偷偷地准备尾随着我一道前往,无论怎么阻拦和回赶,都无法让它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

 

有时会跟上一段路,在我的怒吼之下,或用石子威胁一番,它也就老老实实的回家了,然后就等待着下一个周未的到来。

 

直到有一次,趁我不注意,一直跟着追着跑,跑的很远。被我发现后,让它回家,它却依然不顾呵斥,慢慢地跟随着,当我再次停下车来,它也会远远的停下来,保持着一段的距离,任凭怎么大声赶它回家,都依然站在原地,直到再也看不到它尾随的踪影。

 

原以为安安心心地回家了,但它却竟然跑了八九公里的路程,来到了我就读的中心学校。那时真是惊呆了,要知道它从来没有到这么远过,也并不知道我的学校在哪。

 

它看到我后,冷静地对视了几秒,异常的兴奋,大老远的冲过来一个腾扑,看我拿它也没有办法,索性冲进田间一阵乱蹿,我又是拖又是赶的,还不时拿根竹条抽打它,抽到它后来也只能悻悻然夹着尾巴离开了。

 

我知道,它一定会很难过,一定在想,人类真的好复杂,为什么这么善变呢?

 

 

有时想想,人与狗的关系实在过于不平等。因为相比复杂的我们,它们太过单纯,即便你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抛弃了它,它还是会选择紧紧追随。

 

在那一周中我非常担心,我一度以为它是找不到回家的路,或者会被别人抓走。谁知到了周未放学回家,它远远的听到自行车的铃铛声就冲了过来,还是热情依旧,又是亲又是舔,绕着转圈圈,不计前嫌。我十分惊讶于它的认知能力,这么远的路程依然记得回家。

 

等待是一种在煎熬中度过的滋味,我等待着见到它,它也等待着见到我,每周放学“二虎”总在门口的院子里等待着我的归来。冬去春来,它执着的信念,忠诚的守护,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更显得弥足珍贵。

 

 

渐渐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二虎”的胃口突然变得越来越不好,已经数日不下口粮了,即便给它喂些平时爱吃的骨头饭,也只是闻一下,舔几口。胃口的下降,与之而来的是身躯日渐消瘦。

 

全家人都跟着着急,当时的农村没有兽医,只有村卫生站点,“急病乱投医”只能配点人吃的药,征询了赤脚医生后,配了几颗药片给它服下。

 

服药后的“二虎”偶尔也会吃掉一饭盘的食物,但大都时候还是萎靡不振的样子,我们忽而开阔的心情总是充满着内心的忐忑不安。

 

或许是意识到生命即将走到尽头,那天下午,它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艰难地在家里楼上楼下、前前后后转了一圈后,又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的看了看,接着走到厨房中,在母亲身边转了一圈,嗅了又嗅,然后亲了亲她的裤脚边,回到自己的饭盘中舔了几口,慢慢地走出了家门。

 

夕阳下,它来到了溪边的岸上,走过田埂,看到了父亲,用尽生命中最后的一丝力量,与熟悉的一切作个告别。躺在父亲不远处的稻草堆上,趴在那儿,慢慢地,缓缓地,直到闭上了双眼。

 

我没有亲眼看到它的离去,它的离开平静地像场告别会,它像似和每个亲人、每个熟悉的场景一一打好招呼,才心无挂念的离开了,它用这样的方式走完了短短的一生。

 

听到母亲后来的描述后,默默地呆坐在那里,夺眶而出泪水像似没有设防,幼小的心灵简单而纯粹,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所有情绪的叠加,又是那么的无以言表,那种自内而外的悲伤情绪始终贯穿着,心似紧紧的纠着咽不下去,哽咽难以控制,笼罩着失重一般的整个身体。

 


       狗的一生很短,它的使命是陪伴着家人,然而,这有限的陪伴,总会让我在这近三十年来,反复被温暖到。对于我们来说,“二虎”是家庭的一部分,但对“二虎”来说,我们却是它的全部。三、四年的相处只是生命很短的一瞬,可这却是“二虎”的一生,它用一生静静地相伴,表以最长情的告白。

 

父亲把它葬在后山地里的一棵白果树下。

 

风风雨雨,这才是它最后的归宿。春华秋实,白果树叶黄了又绿,绿了又黄,一天天长成了挺拔的大树,每次路过那棵白果树,远远的总能看到树下随风招展的狗尾巴草,苍劲有力地屹立在风中,就像是“二虎”欢快的摇晃着尾巴。

 

我想,二虎心里一定有个温暖的梦,那个梦里有我们的作伴。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冬日夕阳的微风下,那个梦引领着二虎进入到另一个温暖的世界中,在那个没有病痛的梦里,它冲我微笑着,耷拉着耳朵。

 

万物的生命,都呈现出一种不断生长的姿态,以通灵美好的人性存在于每个人的身边。当有一天我们终于回过头虔诚面对一切时,我们早已失去了最美好的光阴,即便这些往事偶尔在记忆里若隐若现,也不得不提示着自己释怀,然而,谁又曾能真正的放得下呢?

 

大概也就是时光中留下的最美的足迹。

【完】


 


下期文章 | 《惊鸿一夏》


     时间是猝不及防的东西


微信公众号:Childhood1979dream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文章已申请原创保护,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注明出处,谢谢!因文章创作需要,部分文章配图非原创,敬请谅解!

回忆是场久远的梦境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